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圈圈圆圆圈圈 —我的好友刘园园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8年04月11日

  在我眼里,刘园园具备多重身份:同事、伴娘、好友、姐妹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关系一层层加深,且听我一层层述说。

  十年前,为了共同的司法事业,我们一起迈进了潍城法院的大门。那一年,新近公考人员只有我们俩,所以,我们的同榜之谊存在于“你有我有”的范围,显得那么地唯一。巧的是,我们又同时分在研究室,她做司法统计、文书等,我主攻材料写作,开始了披荆斩棘的生活。如果说写材料是个苦差事,那么司法统计也不是个好差事,当年,信息化程度远不如今天,全院各庭室的各项数据都要人工获取、填写、计算,每月一报,而且要做的条分缕析,明明白白,报送前和各项数据集中战斗的那些日子里,脑袋会有平时的几个大。从此,“每个月的那几天”有了全新的解读。从事过这项工作的同事们,你们都懂得。多年来,园园从事这些工作,从不叫苦叫累,没出过一次差错,认真负责的态度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信任。

  时间哗哗如流水,在和数据战斗的日子里,她也没闲着。每年都报名参加司法考试,临近考试了,总会见她装模作样地备考,时长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,当然,每次都考不到360,理由统统都是“题目出的太刁钻。”外行如我,每次都对这个理由信以为真,并真心诚意地安慰她一番。人,总会成熟的,有一年,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刺激,开始全心全意地备考,一举考到了四百多分,以绝对优势通过了司法考试。此时,距我们进入法院已经过了七年,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聪慧,也骄傲地宣布:以往那些年,姐不是过不了,姐是不稀罕通过。果然,胜利者,说啥都行。

  园园的聪慧可以从另一件事上再次印证。有一段时间,领导安排我俩在一个办公室,自然就有了更多“交流思想”的机会。有一天,我向她描述自己在高考考场上的辉煌经历,当高考数学试卷摆在我面前,我是如何地清醒,如何地如有神助般地幸运,如何地超常发挥,竟然考出120分的史上最好成绩,在我唾沫横飞的整个过程中,她一直保持着迷之微笑,在我报出分数后,她轻轻地说我高考数学考了149分。天啊,我真的瞬间石化了,数学149分是个什么概念,是我永远不可企及的高度,超级聪明的学霸,请接受我的仰望~当年安排园园从事司法统计工作的那位领导,您真有眼光,那些数字上的难题,在她面前,是分分钟灰飞烟灭啊,怪不得她从不叫苦叫累呢!

  交流最多的还是“吃”。她说,她的胃分成很多格子,每个格子里都能盛下不同的美食,而且能盛很多。每当她吃了一种美食,明明已经饱了,可是别的格子里还空着,就得想方设法再吃点别的,再灌上杯饮料,也就是说,吃一顿饭,要对得起所有的“格子”。她拥有这套理论已经很多年,但我一直不能领悟到精髓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了一句话:向天再借十个胃,才敢踏入武汉这座城。就立刻明白了“胃格理论”的产生背景、发展过程以及理论基础。没错,她在武汉读了四年大学,敢情是被武汉的热干面、汤包、豆皮、糊汤粉巴拉巴拉等等特色美食填的。她不仅会吃,而且会做。有一天,她在微信圈里发了一张煎饼果子的图片,说是做给弟弟吃的。做的太好了,和卖的一样一样的,连黑芝麻都撒的一丝不苟,而彼时,我还是个只会煮稀饭的厨房小白。这件事引起了我的再度仰望。她说:“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,我会做的美食,多着呢。”园园她老公,你赚了!

  园园她老公,也是大学校园里的青梅竹马,人好,脾气好,对老婆好,暂时称呼他张同学。记得刚上班那会,我们每月领着1600元的工资,张同学寄给园园的礼物,一瓶500多块的香水。虽然我闻不出那香水的高级,但是这价格却实实在在地打动了我,让我又一次领略到南方男人对媳妇的好。最感动的一次,还是园园当我伴娘的那一天。张同学从外地坐了近20个小时的火车来看园园,恰逢那天我大婚,园园当我的伴娘,两难之际,她咬咬牙,毅然让张同学等着,她履行完伴娘职责再撤,张同学好似也没生气。这件事一直挂在我心上,觉得耽误了人家的团聚,过意不去,同时也感动于他们的重情重义。人都说,伴娘的高度决定了新娘的高度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的两个伴娘,一个成长为优秀的员额法官,一个成长为优秀的业务庭室骨干,每想到此,我都对虚无缥缈的未来平添了几分热切的期盼。

  园园通过司法考试没多久,就从研究室调到了未成年人审判庭,从此踏上业务这条路。对待工作严谨细心,对待当事人热情耐心这些自不必说,她到了业务庭室竟然开始写材料了,撰写的案例竟然也能登上潍坊法院系统著名纸媒《法院特刊》了,我调侃她,以前在研究室,也没怎么写材料,看来你隐藏的很深。她呵呵一笑,掩饰住被戳穿的尴尬,好吧,园,世界欠你一个奥斯卡哈。

  其实我和她,在进法院之前,互不相识。我们真正成为好友应该源于一个游戏。当时,植物大战僵尸特别流行,她觉得平时常看世界名著的我,肯定不会喜欢玩这种没有营养、浪费时间的游戏,于是只是稀松平常地和我介绍了这个游戏。没想到我迅速沉迷其间,当天晚上直玩到凌晨三点。第二天,园园看到我的熊猫眼,立刻放下对我的“成见”,将我列为同道中人,从此,对我十分热络,心里话也和我说,正式成为好友了。所以,玩游戏并不是无用的,在某些时候,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有用的。玩一回游戏,收获一个好友,非常有价值!但是十分不好意思的是,迄今为止,我彻夜玩游戏只那一天,我会玩的游戏除了挖金子、打僵尸,再无其他。园,你是否会觉得我欺骗了你?

  好了,好了,人世间的缘分往往如此,不知从何而起,一旦起,就弥足珍贵。人的一生,真正的好友能有几个呢,遇到了,就珍惜吧。

  ——谨以此文献给特别想当网红的刘阿园。

撰文   周静

关闭

版权所有:潍坊市潍城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: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福寿西街2799号 电话:0536-8185230、0536-8185259 邮编:261021